• 最新新闻
  • 当前位置:首页 >

 从枫叶走向美国

                                            

 

武汉枫叶2010届毕业生---王诗博

                                         

在美国除了学业上付出心血,做好国际学生副主席就成了我课外的事业。中央俄克拉荷马大学(UCO)大约有来自八十多个国家,共计一千七百多名国际学生,其中百分之六十左右来自沙特阿拉伯、中国、韩国、以及越南,来自欧洲、非洲、拉丁美洲和亚洲其余国家的学生占据其余百分比。在众多的外国学生团体中,形成了一批以国家为单位的学生会组织。目前UCO拥有非洲、中国、欧洲、印度、韩国、日本、尼泊尔、马来西亚、沙特阿拉伯、越南和中国台湾,相继十一个国家和地区学生会,而国际学生会则是所有国家学生会的总组织,主要负责对每个国家学生会经费的分发,以及在必要时刻,保障国际学生就学期间的权力权益。

 

 国际学生会一共有十位检察官,职位有主席、副主席、秘书、会计、外联、参议员、众议员、电子设计和两名活动策划。我在国际学生会就是以众议员的身份开始的,而我进入组织的过程,完全是一连串的机缘巧合。

 

我大一上学期就是规规矩矩的三点式生活,宿舍、图书馆、实验室一个不落,成绩常常在班里名列前茅,学期末的时候系主任还给我发了奖状,让我尤为高兴,但也催生了自我膨胀的心态,因此大一下学期在学习上就开始大大的松懈,到学期末的时候不仅成绩不停往下掉,心里面也多了一阵比一阵猛烈的空虚。国际学生办公室的特雷斯(Tracy Tindle)领事了解到了我的情况,二话没说就把我拉到了国际学生会的常规会议室,在那里国际学生可以畅所欲言。他告诉我让这个团体来解决我的问题。我刚开始没什么起色,在会议室里也只是稀里糊涂的傻坐着,但过了几个星期以后正好碰到国际学生会换届竞选,特雷斯硬要我写篇演讲稿,而且要我参加竞选。我就更是丈二和尚摸不到脑袋了,情急之下写了篇稿子,用文明的语言和干革命的语气把美国人骂了一通,抱怨他们在和国际学生交往中过于被动。演讲之后我心想完了,这次把很多人惹急了,但出乎意料的是,最后我被选举委员会推选为众议员。这顶乌纱帽也就这样带到我头上了。参加国际学生会(International Student Council)后,我的成绩慢慢恢复,并且许多能力得到了提高。粗浅一点说来,有时见到国际学生,听听口音,看看肤色和面部特征,我便可以大致判断出这人从哪个国家来,有时可以准确到哪个地区、什么宗教信仰、政治倾向等等。这为我在开展工作时,省去不少由于不了解文化差异和宗教禁忌而带来的不便。

 

 通过观察周围环境和人群特点,并且结合自身特点来融入大局,这是我在工作中学到的一项本领,而这离不开在枫叶的锻炼。

在学校,有时不难见到使出全身解数去刻意融入新集体的人,不仅中国学生常常犯这个错误,许多国际学生也犯同样的毛病,甚至想接近国际学生的美国人也不例外,最后的结果是搞得让人感觉要么就不中不西,要么就不洋不土。 很多尴尬的场面由此而生,更重要的是,一些不必要的误解就此发生。因此,对自身文化属性的正确定位,是在多元文化环境中游刃有余的处事前提。就像一部分国际学生一样,穿衣走路风格貌似美国人,但是一开口说话就感觉对不上号,让人感觉就两字儿别扭

 

在枫叶的三年,早让我度过了这个对自身文化定位的阶段,我无论是混到天上还是滚到地下,身上流淌的永远是中国血。有了这个意识的建立,有时我会稍微显露一些特点,比如说走路的时候故意弄得像个村干部,说英文的时候,加一点国内地方新闻播报地方党代表大会的语气,开会的时候,常常说一些中式玩笑,从我国的立场简单地调侃调侃国际新闻。来自世界各地的同事感到有趣,并且乐意接受,而我自己也舒服,和大家办起事来也顺畅。 

 

在国际学生会让我另有收获的是友谊,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这是咱们中国人千年传下来的大实话。不得不承认,部分国家和地区对中国人是有一些偏见,但是面对我国越来越强大的经济和政治地位,对于那种鼠目寸光不识大局的人来说,我们没必要理会,让他们爱去哪凉快滚去那里凉快。

 

大家对于中国学生的态度,总体来说积极向上的,甚至有特别偏向于与中国学生为友的团体,例如来自非洲的同学、东欧和部分西欧国家的同学,甚至我们长期仇视的日本同学也对我们异常的友好,更有甚者一看到中国人就又敬又畏,应了那句话国强则民立。 结识世界各地的朋友不仅仅收获友谊,而且可以从他们的眼中看到我们自己的国家形象,这一系列的事情也慢慢让我对自己的祖国有了一个全新、更客观的认识。

 

最后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一个国家的一些政治和经济特点会很明显地体现在那个国家的学生会当中。比如说咱们国家公务员的高福利高补贴,在我们的学生会中就有体现,只要举办什么活动,学生会成员都有聚餐、奖状、礼品之类的好处,中国学生会可以说是所有学生会当中待遇最丰厚的。日本学生会就有典型的日本特征,主席一做决定,无论有没有人反对,下面都是一片哈伊、哈伊,做什么事情无论多少,人人都任劳任怨。欧洲学生会简直就是一个法国或者希腊的缩影,他们对推广自己的文化全然不感兴趣,组织的活动大多都是游山玩水,好不自在,经费能申请就申,拿不到他们也不管太多。非洲学生会有时组织和管理方面多多少少有些问题,但是一有什么事情,参与时都是热血沸腾、激情澎湃,和他们做事感觉痛快。而沙特阿拉伯学生会就像他们王储一样,要办什么活动都是大把地撒钱,至于收效如何是不用太担心的事情。总之,在这个平台上,有时确实可以包罗万象

 

    参加国际学生会(International Student Council)后,我的成绩慢慢恢复,并且许多能力得到了提高。粗浅一点说来,有时见到国际学生,听听口音,看看肤色和面部特征,我便可以大致判断出这人从哪个国家来,有时可以准确到哪个地区、什么宗教信仰、政治倾向等等。这为我在开展工作时,省去不少由于不了解文化差异和宗教禁忌而带来的不便。 ast-language:ZH-CN;mso-bidi-language:AR-SA'>International Student Council)后,我的成绩慢慢恢复,并且许多能力得到了提高。粗浅一点说来,有时见到国际学生,听听口音,看看肤色和面部特征,我便可以大致判断出这人从哪个国家来,有时可以准确到哪个地区、什么宗教信仰、政治倾向等等。这为我在开展工作时,省去不少由于不了解文化差异和宗教禁忌而带来的不便。

 


 

 

留学专线:(010)6888-9290,1391-012-1391(微信号) Email:chinaoffice@uco.edu,xiaofang_zhao@yahoo.com QQ: 1850199695

中国代表:北京市海淀区西山国际城

邮编:100049

网址:http://www.ucochina.com

       http://oga.uco.edu

Powered by PageAdmin V2.1 20090610